ゎ.struggle℃ *

【薛晓薛】渡(上)



阎王洋and道长星

薛晓薛无差啦

就突然的一个想法

超短

私设一大堆

魏无羡和蓝忘机是黑白无常啦

反正好多

巨型ooc

超短


“连他留给我的最后一颗糖都保不住吗,真是没用啊”这事薛洋在昏迷前心里所想的最后一句话。



“成美,成美?”

“唔”薛洋悠悠转醒,“啧,这次历练真tm艰难,还有别叫我成美”

“好的,成美”金光瑶笑眯眯的说,“这次挺认真嘛,要不就嫁了”

“嗯~这次这个还不错,就是有点傻,在考察几世吧”薛洋活动活动四肢,随口回答

“呵,几世,你以为他会记得你”金光瑶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

“我有办法啊,前提是他来找我问可否留下记忆”薛洋随意的巴拉巴拉头发,面不改色的说

“行吧行吧,都把人复活了”金光瑶摆摆手,无奈的看着自家'儿子',“你高兴就好”





晓星尘介里


晓星尘感到眼前似是有点点的光亮,想伸出手去触碰,但感到四肢十分僵硬

“小师叔?醒了?”魏无羡见晓星尘醒了,放下了蓝汪叽的兔叽,赶忙询问“有无地方不适?”

“无碍,你是?”晓星尘被突然围上来的魏无羡吓了一跳,但还是一本正经的问道

“藏色散人之子魏无羡”魏无羡笑着回复,“你的师侄”

“啊,魏师侄,我这是?”晓星尘对自己类似于死而复生还有本该空空的眼眶中有了眼球感到疑惑

魏无羡一边拿来安魂的药物,一边回答“哦,那个恶人被砍断左臂后,去了,呃,你对后来的事不了解,可能听不明白,反正他临死前发动了招魂阵,将你散的魂和他的魂融合到了一起,把你的魂魄聚齐了,召回到肉身里,眼睛,,, ”

“嗯?眼睛是如何来的?”魏无羡突然停下,晓星尘不由得发问

魏无羡看了一眼晓星尘,叹了口气“唉,你的眼睛,,,,是,,薛洋剜下来给你的”

“薛,,洋?你,,,确定吗?”晓星尘听到这个回答,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他,,会把眼睛给我?他不是最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魏无羡神色异常的看了一眼晓星尘,说“这眼睛是薛洋的,我,,亲眼见到他剜给你的,为什么师叔你,,,那么了解,,薛洋?”

“啊?”晓星尘愣了一下,“呃,可能是因为和他呆了几年吧”

“昂,这样啊”魏无羡点了点头,说“那,你今后打算如何”

“负霜华,行世路,斩妖除魔”替薛洋还清人命,后半句晓星尘自然没讲出来。

“那小师叔,可否想找薛洋”魏无羡深思熟虑后对晓星尘说

“不必了”晓星尘摇摇头,“我明日便离开”

“那好吧,如果身体感到不适,就来姑苏找我”

“好,多谢师侄了”


第二日

“师侄,再会”

“再会”


晓星尘离开云深不知处后不知该去何处,便在彩衣镇随便逛逛

“诶呦”晓星尘撞到了一个小团子,那小团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大,,大哥哥,疼~”

“不哭不哭,哥哥抱”晓星尘看着这小团子心底一阵柔软

“唔,大哥哥,你好好看啊”那小团子一抬头,看到晓星尘的脸,说“眼睛最好看,好像有星星呢”

听到这话,晓星尘顿住了,心里一阵钝痛,是啊,眼睛真好看,但,这是薛洋的啊

“大哥哥?大哥哥?你怎么了?”小团子眨巴眨巴眼睛,问

“无事,只是想起了一个人而已”晓星尘回过神来

“昂,光想有什么用,还要去找啊”小团子一本正经的说

“嗯,会去的”晓星尘笑着回应,“那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易阳,阳光的阳,你可以叫我阿阳,嘻嘻”小团子回答“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晓星尘”晓星尘笑眯眯的回答,心则不知飞向哪去了

“啊,真好听,唔,对了几时了”

“已是申时”

“啊!我得回家了,小星星,再会”说完就跑走了

.......小星星,这个称呼已经多久没听到了呢,晓星尘又陷入了回忆


自己想去,就义城篇里甜甜的片段

(我会不会被打,害怕O⌓O)





薛洋这里

看着现世镜的金光瑶,笑着说“哟,这么快就有别的阿阳了”

“哼”薛洋虽然很不爽,但没有表现出来

“好了成美,你还有很多事务呢”金光瑶适时的给了薛洋一个台阶下

“哦,还有,我不叫成美”薛洋眯起眼睛,说“小~矮~子~”

“成美,你去死吧”



晓道长这里

晓星尘因昨日之事,心里莫名对薛洋开始怀念。他摇摇头,心想:可不能在想了。可越是这样,心中就越是想念。于是,我们的晓道长打算去街上逛逛

路过一家糖果铺,晓星尘下意识的说“阿洋,你要哪种,,,唉,傻了吗,薛洋已经死了”

走过一家卖米酒圆子的小店,他对老板说“要一份圆子,多加,,啊,不用了,就一碗圆子”唉,习惯,真是太可怕了啊,晓星尘如是想

“阿洋”“阿洋”“阿洋”一路上晓星尘不知喊了多少句阿洋,他决定去找魏无羡


云深不知处

“啊,蓝湛,不可白日宣淫!啊啊啊”

“无事”

“魏,,,魏前辈,晓星尘道长来了”

“啊!天助我也!我这就去!”

“.......”


“小师叔可是有不适?”魏无羡逃过一劫,笑嘻嘻的问

“并非”

“啊?那是为何?”

“我要找薛洋”


“你找他作甚?”魏无羡不解道

“这,,,”晓星尘脸上写着犹豫

“算了算了,不难为你,我先追踪一下看看薛洋是否已经转世”魏无羡从乾坤袋中拿出追踪符,开始念咒


一刻钟后

“呼,这是累死我了,二哥哥晚上让我多睡一会啊......”魏无羡布完阵,靠在蓝忘机身上撒娇,“我还要彩衣镇的那家辣菜~”

“嗯,好”

“....”晓星尘看到这一幕又不禁想起曾经薛洋在义城向他讨糖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高兴吧

“小师叔?小师叔?”魏无羡看晓星尘看着他俩愣神,就唤了几句

“咳,无妨,我,,,要怎么做”晓星尘回过神来,郑重的问

“不用那么紧张啦,走进去就行啦”

“多谢师侄了”

“不用了”魏无羡回了句,望着晓星尘的背影,泪很快地流下来了(不是),小声嘀咕“给我带个师婶回来就好”


晓星尘走入法阵,感到一阵眩晕,朦朦胧胧的听到魏无羡和蓝忘机说

“必安,我这算不算月老,帮阎王爷头头牵红线”

“不”

“这薛洋管十个阎罗太累了,有个伴侣也好”

“是”





明天是自己生日

祝自己生日快乐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可能有地方不顺

欢迎捉虫

tag打错了的话请跟我讲

谢谢


约字,内容私人订制
P1 P2 5rmb【带小卡,不带另算】
后几张3rmb【字数多的三块,少的另算】
价钱好商量啥子啥颜色都ok
有意者联系我!
字体正在改善
我主要接单,要做联系
制作人 @凌辰凌点
【支持微信支付,价钱好商量】

喵喵喵
发个推广啦
我这就去码文

下一篇是晓薛
❤❤❤

[澄洋] 惯


严重ooc
人物秀秀的,私设我的
本篇澄洋
时间线有点乱
设定薛洋在金光瑶被封在棺材后被魏无羡和蓝忘机砍断了胳膊


第一次见面,是在云梦进行清谈会的时候

“金少主(什么鬼昵称)”江澄朝着来人做了一揖,问道,“这位是?”
“江宗主啊,这位是我们金家的客卿,薛成美”金光瑶用着他的招牌假笑回道。
“小矮子,叫谁成美呢,老子叫薛洋!”薛洋毫不客气的回怼回去。
“行行行,薛洋”听到小矮子这个词,还未当家主、假笑技能未满级的金光瑶脸上的笑容渐渐挂不住了,“江宗主,可否带路去住所?”
“好的,往这边”江澄并不对这个满脸挂笑的金光瑶感兴趣,反而觉得他身旁的客卿很是有趣。

第二日

“全都给我滚!”
一声喊叫打破宁静的早晨
江澄刚好路过薛洋门口,便叩了叩门,问道“薛客卿可否让我进去看看怎么了”
“你谁啊,我认得你吗”里面的薛洋一边拽盆栽中的叶子,一边回道
“我是江澄,江宗主,我们昨日见过”江澄默默汗颜。
薛洋放下了叶子,说了句“嗯~那你进来吧”
江澄一推开门,便看到满桌的饭菜,微微皱眉“这是....”
“哦~他们做的不好吃,我就翻了啊”薛洋笑嘻嘻的说。
“那你喜欢什么口味,我在吩咐他们做”想到现在兰陵金氏现在势力较大,江澄不敢发作,只得笑着贴上去
“呐,你把你那假笑收一收,一天天的累不累啊,看的我都累”薛洋打了个哈欠,随意的说,“和小矮...金光瑶比,差远了”
江澄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说“那我让他们做些点心”
“点心!”薛洋眼睛一亮,高兴的说“好啊好啊,你们这里有什么点心啊”
“嗤”江澄被他前后态度的差别给逗笑了,“莲子糕,吃吗?”
“嗯,多加糖”薛洋也不管江澄笑他什么,一心一意的想着糕点了。
“江宗主”一名小厮将莲子糕送上来
“行了,下去吧”江澄挥挥手
“唔,不怎么甜,不过难得吃这么清甜的东西呢”薛洋一边往嘴里塞糕点,一边评价
江澄看到薛洋这样,想起了魏无羡小时和自己抢排骨汤,抢到了还啧啧嘴,显摆一下。就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还有莲子糖,吃吗?”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糖了”江澄看着薛洋笑嘻嘻的模样,认命的把自己亲手做的莲子糖拿了出来
“诶,你为什么带着糖啊,你也喜欢吃?”薛洋往嘴里丢了一颗“嗯~好吃”
“并非我爱吃,这是我自己做的,所以就随身带了点”江澄一本正经的解释
“好了好了,真没意思”薛洋嘟了嘟嘴,说“我以后就来你这蹭糖了”
“行”江澄不知是因为金家的势力还是别的什么,答应了
之后的一个月里,薛洋日日来吃糖
直至一天

“阿澄!”薛洋不知何时起对江澄的称呼亲昵了起来。
“江宗主在卧房,薛客卿请”
薛洋应了声,推门进去,看见江澄正揉着太阳穴批上书
“怎么了,哪家又为难你们江家了”薛洋坐在江澄旁边看了看,顿时火冒三丈,“常慈安,又是这个常慈安”
“没事,就一个生意而已”江澄对薛洋激动的反应感到奇怪,“阿洋,怎么了?”
“没事没事”薛洋摆摆手,眼中仍带着愤怒

走时,薛洋带了一大把莲子糖
只是之后再没有回来过

一年后
“听说薛洋常家满门,就常萍一人在外,才得以逃脱”
“是啊是啊,这薛洋真心残忍”
“我倒觉得薛洋干得好,这常家平日里总欺压我们,还要收我们的钱财,这下好了,可以安生过日子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薛洋实在太过残忍,据说五十口人朝外拍门,门阀明明在里面,太邪乎了”
“……”

没过几日,这消息便传到了云梦

“江宗主,金家将在七日后处决薛洋,请务必到场”管家将金家门生带来的话告知了江澄
“什么!处决!薛洋不是客卿吗!金光瑶不应如此决绝才是!”江澄听了后愤愤地说,看到管家还在,说,“你先出去吧”
“是”

江澄一边揉太阳穴,一边想:阿洋和常家到底有什么过节,上次说完他就很生气的样子,算了,去金家之后再想想怎么保他吧,那得快点了
“管家,随意通知十名弟子收拾衣物,我们明日出发”
“是”

第二日
“江宗主”现已是宗主的金光瑶笑盈盈的前来
“金宗主”江澄不爱这些规矩,但还是出于礼貌,应了一句
“江宗主果真与传闻一样嫉恶如仇,得知薛洋要处决,第一时间就来了”金光瑶还是笑吟吟的模样,只是严重多了几分嘲讽,“听薛洋说,你们二人关系还不错”
江澄哪听不出金光瑶的嘲讽意味呢,只不过不好表露出他有意保薛洋,只是笑着摇头
“那江宗主随我来吧,我带你去客房”金光瑶眼中的嘲讽更重了。

牢内
“阿洋啊,你心心念念的江宗主现在对你很是失望呢”金光瑶站在薛洋前面说。
“哼,goupi的心心念念,我就看他有意思,玩玩而已”薛洋一边嚼着金光瑶带给他的糖,一边说,“不好吃,太腻了”
“emmm,薛洋,你现在是囚牢诶,还挑,那江宗主把你惯成什么样子”金光瑶扶额,表示深深地无奈
“反正你会把我保出去的,我怂啥”薛洋架起了二郎腿“而且这糖本就难吃”
“行吧行吧,处决那天我放火时,你用这个传送符传走,不要回来,会被发现的,要什么,书信于我”金光瑶还是不放心
“我知道了,烦不烦啊”薛洋用手挡住眼睛,感到无奈
“那好吧,我走了”
“走走走,快走”

江澄房内
“啧,我该怎么办,金家大牢在哪不知道,薛洋又不是普通牢犯,可能没关在牢里,啊--”江澄感到头好痛,自己为何那么着急来。
在金家的六日里,江澄对关于薛洋关在哪什么都没打听到,薛洋受到的刑法到听说了许多,心里未免紧张了起来(橙儿啊,他其实没有受刑啊,吃糖吃的可欢了)

开始处决
“因薛洋屠常家满门,今日在金陵台将其活活烧死,诸位有意见吗”金光瑶笑吟吟的说
“无异议”
江澄紧抿着嘴,没出声
“江宗主可是有异议?”金光瑶扔摆着笑脸,可眼中写满了讽刺
“无,,无异议”江澄江澄似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出这几个字
“好,那开始吧”金光瑶不再看他,下令
看着薛洋被火淹没,江澄心中感到了一股揪痛感
不知是不是看错了,江澄看到了一抹蓝光闪过

处决结束,江澄回到了莲花坞,魂不守舍了一个多月才振作起来,莲花坞也步入正轨。

多年后

“宗主,薛洋的残魂仍未找到”
“好吧,你先下去吧”江澄寻了薛洋的魂魄十余年,每一次都是这个结果,他心想:会不会噗薛洋已经入了轮回了呢,希望他下辈子投胎能投个好人家吧
“师妹,你在找谁啊?”魏无羡笑着进了江澄的房间,“我刚从义城回来,让后厨的三姨给我做个满辣全席呗”
“进别人房间之前要敲门,还有你去义城作甚”江澄不满的皱皱眉,嫌弃的说
“哦,对对对,我去义城把那个祸害的左臂砍下来了,没想到他竟然没死”魏无羡笑着讨好道,“你看我都为民除害了,我想吃嘛~”
“祸害?”江澄随口问了一句
“哦,就那个薛洋嘛……”
听到这里江澄整个人都愣住了,后面魏无羡讲了什么都没听清
“诶诶,师妹,回神”魏无羡对江澄跑神表示不满
“你,,,继续”江澄努力保持自己的声音不颤抖,说,“然后他怎么样了”
“不知道,不过,我在他的左手里发现了一颗糖”魏无羡摸摸下巴,说,“看起来像饴糖,但有股超淡的莲花的味道”
“可否,,,给我看看”江澄眼眶发红,看向魏无羡
“哦,师妹,你什么时候对这些事感兴趣了”魏无羡从乾坤袋里拿出了那颗糖,递给江澄,“喏”
江澄接过那颗糖,仔细辨认后确定是他做的莲子糖,颤抖着将那颗糖握紧,放在胸口,流下了多年来的第三次※眼泪
“呵,真是可笑啊,哈哈哈,我至亲至爱之人几乎皆因你离我而去,哈哈哈”江澄一手遮住眼睛,一手紧握着糖,用着颤抖的声音喊到,“来人,让三姨做些魏无羡喜欢的菜,还有,我闭关六月,期间若无大事,不要来找我,残魂,继续找吧”
说完,就摇摇晃晃的离去了。

六个月后
江澄在闭关的六个月里想好了之后的规划
娶一个媳妇,养一个孩子,把莲花坞经营好。
薛洋,就当做是年轻时的一个梦吧

“师妹~~你总算出关了”魏无羡没脸没皮的扒在了江澄身上
“下去,再不下去,我就放狗了”江澄白了魏无羡一眼。对魏无羡还是有点隔阂。
“别生气嘛,看,这是谁”魏无羡笑着从江澄身上下来了,指了指身后。
“阿,,阿洋”江澄的身体僵住了,嘴里念念有词,“是你吗,阿洋”
“咳咳,师妹,不要无视我,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的魂魄补齐,该不该谢谢我”魏无羡在路边的草坪里随便折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使他恢复记忆需要连续九九八十一天给他输送灵力,当然了,既然他的手臂已经修复了,我就把他那一段记忆删除了,他只会记得他在遇见晓星尘之前重伤身亡。今日是最后一日给他输送灵力,你来吧”
“好,,好”江澄看着薛洋,身体不住地颤抖
“诶,别抖啊,好好输”
江澄深呼吸一下,开始往薛洋体内输送灵力

一刻钟后
“唔”薛洋揉揉眼睛,没好气的说,“是哪个二百五救了老子,老子是谁知,,,阿澄!!!”待看清眼前之人,薛洋一把扑到了江澄身上
“阿澄,你知道吗?我想死你了,想吃莲子糖,你给我做好不好~澄儿~”薛洋把头埋在江澄脖颈处,开始撒娇
“咳咳”
“澄澄,你怎么了,感冒了吗”薛洋听到江澄咳嗽,立马询问。
江澄撇了撇魏无羡,薛洋立刻会意
“这位是?”
“魏无羡”
都像“啊啊啊,夷陵老祖魏无羡,我特别崇拜你”薛洋听到江澄说那人是魏无羡,转眼就把江澄的眼神给忘了,“我也是修鬼道的,能不能教教我啊”
“好啊”魏无羡刚点头,就瞥见自家师妹幽怨的眼神,立马改口,“不过你们俩,要不要单独聊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吧,拜拜”薛洋见到了自己的偶像,超级高兴,摇着江澄说,“啊啊啊我超级崇拜他的啊”
江澄有点气,心想:假如你知道他干了什么,你还会这样吗。边想着,边转身装作要走的样子,说:“还想着别的男人啊,那你去吧,不要回来了”
“哎~别那么小气嘛”薛洋说着就在江澄脸上啵了一口
江澄从头到脚都像被煮熟了一样,红透了
“喂,傻了?不是吧,还是个雏”薛洋调笑道
“嗯,,是”江澄难得耿直
“今晚,你薛爷爷带你飞”
“不可胡言乱语!!”

之后,薛洋被*成什么样我们就不提了,据说薛洋五日没下床




“澄澄,糖”
“张嘴”
“啊,唔,真好吃”

※三次
一次是莲花坞被屠
一次是在庙里
加了一次薛洋被杀
~~~~~~分割线~~~~~~
哒啦
写完了
手残党心累啊
总共没几个字
写了一个月
(每天就让玩二十分钟,完成QQ上的作业,还算在里面)
打错了一大半
算是中秋贺文??
因为吃的cp一直都很冷门
所以只能自给自足了
求文啊啊啊

[彬琳城下]眼里有你

郑锐彬x小鬼

巨ooc
大量私设
超短
郑锐彬视角




《震惊!天才科学家潜心研究多年只为带一人归》、《地心归来领航员出道》

看到这些消息,我不禁感慨,那么多年了记者还是一如既往的八卦
"锐彬锐彬,我出歌了,你听了吗!"那个从地心带回来的小东西又开始使用扩音器技能了。
"听了,这调感觉蛮熟悉的"我回想了一下
他笑了起来,大声说"你是不是傻啊,就那天你来的时候我唱的啊,诶不对,你可能听不到"
"啊~那我想听听现场版的呢"我故作可惜的看着他
他笑着眯起了眼睛,说"嗯,要收费的哦"
"好啊"我凑近他的脸,轻轻啄了一口,看着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心里觉得莫名的高兴
"咳咳,好吧,我就唱一遍哦,好好听着"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唱

※Yo好久不见
想跟你说一些关于我的事情
该从何说起呢我也不知道
所以呢所以呢所以呢
所以那就算了吧
让我们共享时间
把烦心事都先留给明天※

Oh baby
今晚我们都忘记过去
把记忆点都加湿过滤
酒杯又再次举起因为谁的笑声
感情很理所当然不在乎谁造成
我从来都不会介意你说的鬼话
你说不想伤害其实没那么伟大
当我总是被这些问题给缠住
慢慢的想要克服它变成一种难度
感谢你照顾从不在意我的难处
琐事加速升温达到可燃度
那天我醉了并不是因为酒有多烈
享受着距离不知如何发泄
Baby listen
你感受到我卑微呼吸
你累了实际你根本懒得搭理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安静的睡觉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迷人的微笑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扬起了嘴角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感觉多美好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一切都变得那么快
转眼之间
停留在原地隐隐作痛的年复一年
而你我不再联系
有些话其实难以言喻的
那么说不出就吞下吧
到现在还迁就她
熟悉的气味在房间里弥漫
你知道多少个夜晚我甚至不能习惯
像是烟嘴上残留的口红印
最熟悉的体温曾经也在我手里※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安静的睡觉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迷人的微笑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扬起了嘴角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感觉多美好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Good night
Have good night
Have good night
Good night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怎么样,不错吧,我还有好多Demo没改好呢,我可是要成为超级大明星的人呢"他唱完了,兴冲冲的对我说出他对未来的期待
"嗯,那超级大明星先给我个签名吧"
"好啊,签在哪"
"就这吧"我指了指衣领
"咦,暴殄天物啊,这可是彬月的限量衬衫啊"他用手仔细摸了摸领口的纹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以前攒了好久钱,想去买,五百件衬衫,竟然半分钟就卖完了"
"彬月?哪个啊?"我笑眯眯的望着他,心想:嗯,还是我的迷弟,有时间再出几件衬衫好了。
"就那个画漫画的,据说是个超全能的人呢,衬衫是他自己设计的呢"他眼里充满了向往,"我以后也要去做一个全能明星"
"嗯,等着你哦"

据说后来他们搬家的时候,小鬼在郑锐彬的抽屉里找到了郑锐彬的笔记本,翻看了几页后得知郑锐彬就是彬月,非常气,整整三年没理郑锐彬,好吧,其实是一天,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最后还是郑锐彬用本来要出售的限量手链送给他,并打包票不会再骗他这事才过去。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的他们,没有了距离的隔阂,开始了不用担心一切的生活。


-------------
小剧场

小鬼:这是你的笔记本吗
郑锐彬:是啊
小鬼:我要看看你有没有对别的女生暗心芳许过
郑锐彬【完了完了,他要是知道我是彬月会不会抽死我,我还是溜吧】
小鬼:嗯,不错嘛,连我都敢瞒,那天听我夸你高不高兴啊,别跑,站着别动
郑锐彬【我有一点点慌】
小鬼【在郑锐彬脸上用笔写了几个字:"水兵月"】
小鬼:好了,赶紧收拾吧,慢了打你哦
郑锐彬:emmm




好了,终于扣出来了,悄咪咪的摸出手机更新,我打字是真的慢,原谅我吧

歌选自《goodnight》
"※ "部分是我认为goodnight这首歌很符合故事的原因
后来应该还有小鬼的视角和一篇番外
补充文章内容的(?我也不知道补的是什么)





自己画的白起
有点丑😞😞
原图......
不记得是哪个太太的了😓😓
有知道的小可爱评论一下
我在下面补一下原图出自
谢谢

说的好
我欣赏你

飞白。:

我觉得你们很多人应该都看过这个。
不记得谁和我说的了反正我真的是记忆犹新。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然后我字有点丑你们可能看不懂。
那我也不管😂

[彬琳城下]眼里有你


小鬼x郑锐彬
严重ooc
郑锐彬视角
这篇纯幻想
且极短
最好别看
因为是超级烂尾
啦啦啦




五年后
“你知道吗,就是之前来我们研究院的那个交流生自己制造了虫洞!”
“怎么不知道,那小伙子长得可好看了,等等,你说什么,自己制造虫洞!可,,,他不是中戏的学生吗?”
“对啊,你不知道吗,那小伙子是全才,觉得科技什么的太简单枯燥,就报了戏剧”
“好吧,不过这都多少年了,讲这个有什么用?”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他三天后要进行实验,虽然之前一直都是成功的,但这次他要连接地心!”
“连接地心干嘛呀,采集样本?”
“谁知道呢,不过地心的液态铁镍,到是从来没见过。”

听着两个员工的八卦,我不禁心头一紧,呵,是啊,就是那高密度的液态铁镍,将小鬼困在了地心中五年,这次,不论是去将你接回,还是找到地航飞船的残骸,我都要把你找回来。


三天后
“咔嚓咔嚓”照相机的声音此起彼伏,每家媒体都想第一时间发布报道。
“安静”我不耐烦的说。
大厅瞬时间安静下来。
“这项研究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郑教授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五年前那个趾高气昂的主任满脸讨好的说着。
我心里白了他一眼,呵,不过是狗仗人势的小人罢了,当初我没有这么大名气的时候,说话的态度可不是这样。

实验开始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注视着,极度的安静让我感到舒适。
"刺啦"随着一声剧烈的响声,实验台上方撕开了一个口子。
我向口子走去,身旁的劝阻声,拍照声此起彼伏
进入了那个口子,我忍着巨大的撕裂轰鸣声向着前方的红光走去
忽的听到了一段活泼的旋律,我卯足力气向那跑去,不出十分钟,我便到达了目的地,再次看到那熟悉的景象,我心中不由得发酸。
把这块不大的空间看了看了一遍又一遍,我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缩成一团的领航员,他蜷成一团、脸色极白、几乎没有呼吸,我心中不知怎么,好像空了一块。我轻轻抱起他,看到他的地行服上有点点水渍,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是自己的泪。。。
"唔,咳咳。"忽然,我听到一声咳嗽,我睁大眼睛,晃了晃他。
"嗯?怎么了?怎么那么晃?"他一边叨叨,一边睁开眼睛,"啊啊啊!鬼啊!!"
我看到他醒了,胡乱抹了抹脸,说:"什么鬼啊,你自己不是叫什么,什么什么鬼的"
"什么叫什么什么鬼,我叫小鬼,小鬼啊喂!"他气鼓鼓的说,"话说你怎么来的?"
"不知道啊,我天天想你,早上一起来,打开门,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我想逗逗他,便编了个谎。
"啊~那我们就都回不去了。"他伤心的戳戳手指,巴拉巴拉头发,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呃,我走过来的"
"不是,是上上句"
"打开门?"
"不是,再往上"
"早上起来?"
"啊啊啊,不是啊,上一句"他显得有点抓狂
"我天天想你!"我一边搂住他,一边说,"想你想到快疯了!"
感到肩上似是有点痒,低头一看,看似没心没肺的喇叭花(划掉)竟然害羞(划掉)的像小猫一般的趴在自己的肩膀上。没忍住,就"噗嗤"的笑了出来。
"不许笑,不许笑!啊啊啊,谁知道你竟然也喜欢我啊....."
后面几句说的很小声,但我听见了,并抓住了重点,"哦~原来你也喜欢我啊~"
"你怎么..."话说一半就停了,我疑惑的看着他
"谁,谁喜欢你啦!"他看起来好像很生气,脸都气圆了,但脸上的红晕还是出卖了他啊。
"行了,我们回去吧!"我握住他的手向前走去
"诶!等等等等等等,我东西还没拿"说完,把地上的纸快速的收好,跑过来向我敬礼,"报告迷路来的,额,播音腔,行李收拾完毕。"
"嗯,出发"我笑着看着他,"记住,我叫郑锐彬。"
"好的,播音腔。"他也笑着看着我
"你这喇叭花,是不是欠扁"
"你叫我什么!"
"没什么"
"说!"
"喇叭花!"
"啊啊啊!不许叫!"
"好的,琳琳公主。"
"嗯~这还...不对!你说什么!"
......









应该,,,算是完结了吧(还有后续,但可能很久,我妈不让玩手机啊)
没人看,就烂尾了
但还是有郑锐彬小鬼的个人视角的
(可能这样的话,事情就清楚了,为什么会互相喜欢啊,纸是什么啊,什么之类的)
纯属写着玩
糖.真幼儿园文笔.新
文笔这么差应该不会有人喷吧

傻不愣登的小段子(魔道)

当女孩子约你出去时


魏无羡

某小姐姐:学哥,,你,,周末有时间吗?
Wi-Fi:如果这位可爱的小姑娘想约我的话,我就有时间哦(^_−)−☆
某小姐姐内心os:啊啊啊,他刚刚朝我wink了,幸福


(某汪叽:是时候去天天了^_^)


薛洋

某小姐姐:洋洋,周末有时间吗?
洋洋:如果有糖的话就有时间(☆_☆)
某小姐姐:有,有的
洋洋:那,你定个时间哦o(∩_∩)o
某小姐姐内心os:洋洋好可爱啊啊啊


蓝忘机

某小姐姐:学,,,学长,周末有时间吗?
汪叽:这次考试成绩不理想,错了那么多不该错的balabala……
某小姐姐内心os:早知道就不来了(;´༎ຶД༎ຶ`)


宋岚

某小姐姐:宋学长,这周末有时间吗?
宋洁癖:离我远点,你身上香水味太浓了( ̄ー ̄)
某小姐姐内心os:exm?我,,被嫌弃了!!


晓星尘

某小姐姐:晓学长,周末有时间吗?
小星星:嗯,不好意思,我周末有事情,下次有时间再约好吗?
某小姐姐:好的好的


江澄

某小姐姐:江学长,这周末.....
江宇直:有有有,我要离那些死给远点
某小姐姐内心os:我还没说完.....emmm


聂怀桑

某小姐姐:怀桑,周末有空吗?
聂怀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某小姐姐内心os:exm???



终于把手机要回来了!哭唧唧
之前那篇会补的,就是可能还有几个礼拜,我妈一天就让我玩半小时

[彬琳城下]眼里有你


小鬼x郑锐彬
ooc勿上升
脑洞出自《带上她的眼睛》


我叫郑锐彬,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一次特殊的机会,校长让我去一所研究院交换,而研究院让我去度假,嗯~带上一个人的眼睛去度假。

研究院主任递给我一双眼睛,指指前面的大屏幕,把眼睛的主人介绍给我,是一个酷酷的小男孩,摸约18岁,扎着脏辫,在肥大的太空服里显得很娇小(划掉)可爱。在他面前,有一支失重的笔飘在空中。

我问他想去哪里

这个决定对他似乎很艰难,他的双手在太空服的手套里,握在胸前,双目半闭着似乎认为地球在我们这次短暂的旅行后就要爆炸了,我不由得笑出声音。 

“那就去我们起航前去过的地方吧!” 她说。

这里是热带雨林附近,茂密的阔叶林望不到边,亚马孙河穿过雨林,奔腾不息,找到了住所,稍微整理了一下。

我掏出他的眼睛戴上。

所谓眼睛就是一副传感眼镜,当你戴上它时,你所看到的一切图像由超高频信息波发射出去,可以被远方的另一个戴同样传感眼镜的人接收到,于是他就能看到你所看到的一切,就像你带着他的眼睛一样;它还能通过采集戴着它的人的脑电波,把触觉和味觉一同发射出去。现在,每个长时间在太空中工作的宇航员在地球上都有了另一双眼睛,由这里真正能去度假的幸运儿带上这双眼睛,让身处外太空的那个思乡者分享他的快乐。

“这里真好!”他轻柔的声音从他的眼睛中传出来,“我现在就像从很深很深的水底冲出来呼吸到空气,我太怕封闭了。”

我从眼睛中真的听到他在做深呼吸,我说:“可你现在并不封闭,同你周围的太空比起来,这雨林太小了。”

他沉默了,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但几秒钟后,她突然惊叫:“嘿bro,看到密密麻麻的小黑点了吗,那是军蚁!上次我来时没有看到!”
是的,闷热的雨林里的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一条黑色虚线。“能近些看看他们吗?”他问。我蹲下来看。“嘿,小心点,别被咬死了,他们可厉害了!”我只好调着眼睛的聚焦,“诶,停!对就是这样,军蚁虽然可怕,但现在技术那么发达,被他们围攻,应该还是有胜算的……” 我感到深深的无奈还有耳朵快要聋掉的感觉

我在雨林里无目标地漫步,很快来到奔腾不息的亚马孙河旁。他叫住了我说:“我真想把手伸到小河里。”我有点害怕:“不会,,,被冲走吗?”“肯定不会,相信你鬼哥!”我又感到了微微的耳鸣,我蹲下来把手伸进溪水,一股清凉流遍全身。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一边试探着将手放进河里,一边问到。“嘿,my,homie,我是Lil Ghost ,AKA快乐病毒小鬼,嘟嘟嘟嘟啦。what is your name?”他用着近120分贝的声音做着自我介绍,我揉了揉耳朵,说:“我叫郑锐彬,来自中央戏剧学院”
“我怀疑你是播音专业的,说话字正腔圆,嘻嘻嘻哈哈哈”

感受着清凉的河水,我感到十分惬意。“你那儿很热吧?”我想起了从屏幕上看到的她那窄小的控制舱和隔热系统异常发达的太空服。

“热,热得像……地狱。呀,天啊,这是什么?雨林的风?!”这时我刚把手从水中拿出来,在雨林中少有的微风吹在湿手上凉丝丝的。我把双手举在雨林的微风中,直到手被吹干。

我带着她的眼睛在雨林上转了一天,他渴望看雨林里的每一朵野花,每一棵小草,看草丛中跃动的每一缕阳光;一条突然出现的小溪,一阵不期而至的微风,都会令他激动不已……我感到,他对这个世界的情感已丰富到不正常的程度。

日落前,我走到了雨林中一间孤零零的粽色小屋,那是为旅游者准备的一间小旅店,似乎好久没人光顾了,只有一个迟钝的老式机器人照看着旅店里的一切。

夜里我刚睡着,他就通过眼睛叫醒了我:“请带我出去好吗?我们去看月亮,月亮该升起来了!”

我睡意朦胧中很不情愿地起了床。到外面后发现月亮真的刚升起来,月光下的雨林也在沉睡。

我伸了个懒腰,对着夜空说:“你在太空中不也一样能看到月亮?喂,告诉我你的飞船的大概方位,说不定我还能看到呢。”

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自己轻轻哼起了一首曲子,一小段旋律过后,她说:“这是我自己写的歌,是不是厉害,就是还没有取名字罢了,要不,你帮我取。”“这种大事,应该自己好好思量”我摇了摇头说,他很罕见的没有声音。直到一个小时后我回去躺到床上,他又哼着音乐,“good night”我说了一句晚安,便睡去了,但那轻柔的乐声一直在我的梦中飘荡着。

第二天清晨,阴云布满了天空,雨林笼罩在蒙蒙的小雨中,我从眼睛中听到了他轻轻的叹息声。

“看不到日出了,好想看雨林的日出,一定不一样……听,这是今天的第一声鸟叫,雨中也有鸟呢!”

  
又回到了灰色的生活和忙碌的工作中, 以上的经历很快就淡忘了。很长时间后, 当我想起洗那些那次旅行时穿的衣服时, 在裤脚上发现了两三颗草籽。同时, 在我的意识深处, 也有一颗小小的种子留了下来。在我孤独寂寞的精神沙漠中, 那颗种子已长出了令人难以察觉的绿芽。虽然是无意识的, 当一天的劳累结束后, 我已能感觉到晚风吹到脸上时那淡淡的诗意, 鸟儿的鸣叫已能引起我的注意, 我甚至黄昏时站在天桥上, 看着夜幕降临城市……世界在我的眼中仍是灰色的, 但星星点点的嫩绿在其中出现, 并在增多。当这种变化发展到让我觉察出来时, 我又想起了他。

也是无意识的, 在闲暇时甚至睡梦中, 他身处的环境常在我的脑海中出现, 那封闭窄小的控制舱, 奇怪的隔热太空服……后来这些东西在我的意识中都隐去了,只有一样东西凸现出来, 这就是那在他头顶上打转的失重的铅笔。不知为什么,一闭上眼睛,这支铅笔总在我的眼前漂浮。终于有一天, 我走进航天中心高大的门厅, 一幅见过无数次的巨大壁画把我吸引住了, 壁画上是从太空中拍摄的蔚蓝色的地球。那支飘浮的铅笔又在我的眼前出现了, 同壁画叠印在一起, 我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怕封闭……”一道闪电在我的脑海里出现。
  
我发疯似地跑上楼, 猛砸主任办公室的门, 他不在, 我心有灵犀地知道他在哪,就飞跑到存放眼睛的那个小房间, 他果然在里面, 看着大屏幕。他在大屏幕上, 还在那个封闭的控制舱中, 穿着那件“太空服”, 画面凝固着, 是以前录下来的。“是为了他来的吧。” 主任说,眼睛还看着屏幕。
  
“他到底在哪儿?!” 我大声问。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 他是‘落日六号’的领航员。” 主任冷冷的说。

一切都明白了, 我无力地跌坐在地毯上。
除了太空,还有一个地方会失重。
  
“落日工程”是一系列的探险航行,它的航行程序同航天中心的其他航行几乎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落日”飞船不是飞向太空,而是潜入地球深处。
  
第一次太空飞行一个半世纪后, 人类开始了向相反方向的探险, “落日”系列地航飞船就是这种探险的首次尝试。
  
我记得“落日一号”发射时的情景。那时正是深夜, 吐鲁番盆地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如小太阳般的火球, 当火球暗下来时, “落日一号”已潜入地层。只在潜入点留下了一个岩浆的小湖泊,发出耀眼的红光。那一夜, 在几百公里外都能感到飞船穿过地层时传到大地上的微微振动。
   
宇宙航行是寂寞的,但宇航员们能看到无限的太空和壮丽的星群;而地航飞船上的地航员们,只能从飞船上的全息后视电视中能看到这样的情景:炽热的岩浆剌目地闪亮着,翻滚着,随着飞船的下潜,在船尾飞快地合拢起来,瞬间充满了飞船通过的空间。飞船上方那巨量的地层物质在不断增厚产生了一种地面上的人难以想象的压抑感。  

“落日工程”的前五艘飞船都成功地完成了地层航行, 安全返回地面。“落日六号”的航行开始很顺利, 但在飞船航行15小时40分钟时, 警报出现了。从地层雷达的探测中得知, 航行区的物质密度急剧增高, 物质成分由硅酸盐类突然变为以铁镍为主的金属, 物质状态也由固态变为液态。飞船显然误入了地核区域,“落日六号”立刻紧急转向, 企图冲出这个危险区域。当飞船在远大于设计密度和设计压力的液态铁镍中转向时, 发动机与主舱结合部断裂, 失去发动机的飞船在地层中失去了动力,“落日六号”在业态的地和物质中向地心沉下去。
  
现在的地航飞船误入地核, 就如同21世纪中期的登月飞船偏离月球迷失于外太空, 获救的希望是丝毫不存在的。
  
好在“落日六号”主舱的船体是可靠的, 船上的中微子通讯系统仍和地面控制中心保持着完好的联系。以后的一年中, “落日六号”航行组仍坚持工作, 把从地核中得到的大量宝贵资料发送到地面。飞船被裹在6000千公里厚的物质中, 船外别说空气和生命, 连空间都没有, 周围是温度高达5000摄氏度、压力可以把碳在一秒钟内变成金刚石的液态铁镍! 它们密密地挤在“落日六号”的周围, 密得只有中微子才能穿过,“落日六号”是处于一个巨大的炼钢炉中! 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命算什么?仅仅能用脆弱来描述它吗?
  
后来,航行组中的另外两名地航员在事故中受伤,不久相继去世,从那以后,  在“落日六号”上,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现在, “落日六号”内部已完全处于失重状态, 飞船已下沉到6300公里深处,那里是地球的最深处,他是第一个到达地心的人。
  
他在地心的世界是那个活动范围不到10立方米的闷热的控制舱。飞船上有一个中微子传感眼镜, 这个装置使他同地面世界多少保持着一些感性的联系。但这种如同生命线的联系不能长时间延续下去,飞船里中微子通讯设备的能量最后耗尽,这种联系在两个月前就中断了,具体时间是在我从草原返回航天中心的途中。
“落日六号”的中子材料外壳足以抵抗地心的巨大压力, 而飞船上的生命循环系统还可以运行50至80年,他将在这不到10立方米的地心世界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我听到了他同地面最后通信的录音,这时来自底薪的中微子波束已很弱,他的声音时断时续,但这声音很平静。
  
“……今后, 我会按照整个研究计划努力工作的。将来, 也许会有地心飞船找到‘落日六号’并同它对接, 但愿那时我留下的资料会有用。请你们放心, 我现在已适应这里, 不再觉得狭窄和封闭了, 整个世界都围着我呀, 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上面的雨林, 还可以清楚地看见那里的每一朵小花呢……”
  
  

在以后的岁月中,地球常常在我脑海中就变得透明了, 在我下面6000多公里深处, 我看到了停泊在地心的“落日六号”地航飞船, 感受到了从地球中心传出的他的心跳,听到了他吟唱的那首无名的歌。
  
有一个想法安慰着我: 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离他都不会再远了。





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想写了,但总是写不好,原谅我吧,中间有几段和原著一样,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才能算是不侵权。
应该还有结局,看大家喜不喜欢了😝😝😝

日常犯二

星杰和小鬼的藏头诗啦啦(xxj文笔)

        覆灭

王与卿辩终无果,
琳琅榜上仍有名。
凯旋归来无策勋,
(却入天牢永无期。)


        美人

朱砂痣落眉头上,
星瞳桃眼使人醉。
杰出才子战天下,
(却因此颜落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