ゎ.struggle℃ *

[彬琳城下]眼里有你


小鬼x郑锐彬
严重ooc
郑锐彬视角
这篇纯幻想
且极短
最好别看
因为是超级烂尾
啦啦啦




五年后
“你知道吗,就是之前来我们研究院的那个交流生自己制造了虫洞!”
“怎么不知道,那小伙子长得可好看了,等等,你说什么,自己制造虫洞!可,,,他不是中戏的学生吗?”
“对啊,你不知道吗,那小伙子是全才,觉得科技什么的太简单枯燥,就报了戏剧”
“好吧,不过这都多少年了,讲这个有什么用?”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他三天后要进行实验,虽然之前一直都是成功的,但这次他要连接地心!”
“连接地心干嘛呀,采集样本?”
“谁知道呢,不过地心的液态铁镍,到是从来没见过。”

听着两个员工的八卦,我不禁心头一紧,呵,是啊,就是那高密度的液态铁镍,将小鬼困在了地心中五年,这次,不论是去将你接回,还是找到地航飞船的残骸,我都要把你找回来。


三天后
“咔嚓咔嚓”照相机的声音此起彼伏,每家媒体都想第一时间发布报道。
“安静”我不耐烦的说。
大厅瞬时间安静下来。
“这项研究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郑教授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五年前那个趾高气昂的主任满脸讨好的说着。
我心里白了他一眼,呵,不过是狗仗人势的小人罢了,当初我没有这么大名气的时候,说话的态度可不是这样。

实验开始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注视着,极度的安静让我感到舒适。
"刺啦"随着一声剧烈的响声,实验台上方撕开了一个口子。
我向口子走去,身旁的劝阻声,拍照声此起彼伏
进入了那个口子,我忍着巨大的撕裂轰鸣声向着前方的红光走去
忽的听到了一段活泼的旋律,我卯足力气向那跑去,不出十分钟,我便到达了目的地,再次看到那熟悉的景象,我心中不由得发酸。
把这块不大的空间看了看了一遍又一遍,我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缩成一团的领航员,他蜷成一团、脸色极白、几乎没有呼吸,我心中不知怎么,好像空了一块。我轻轻抱起他,看到他的地行服上有点点水渍,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是自己的泪。。。
"唔,咳咳。"忽然,我听到一声咳嗽,我睁大眼睛,晃了晃他。
"嗯?怎么了?怎么那么晃?"他一边叨叨,一边睁开眼睛,"啊啊啊!鬼啊!!"
我看到他醒了,胡乱抹了抹脸,说:"什么鬼啊,你自己不是叫什么,什么什么鬼的"
"什么叫什么什么鬼,我叫小鬼,小鬼啊喂!"他气鼓鼓的说,"话说你怎么来的?"
"不知道啊,我天天想你,早上一起来,打开门,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我想逗逗他,便编了个谎。
"啊~那我们就都回不去了。"他伤心的戳戳手指,巴拉巴拉头发,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呃,我走过来的"
"不是,是上上句"
"打开门?"
"不是,再往上"
"早上起来?"
"啊啊啊,不是啊,上一句"他显得有点抓狂
"我天天想你!"我一边搂住他,一边说,"想你想到快疯了!"
感到肩上似是有点痒,低头一看,看似没心没肺的喇叭花(划掉)竟然害羞(划掉)的像小猫一般的趴在自己的肩膀上。没忍住,就"噗嗤"的笑了出来。
"不许笑,不许笑!啊啊啊,谁知道你竟然也喜欢我啊....."
后面几句说的很小声,但我听见了,并抓住了重点,"哦~原来你也喜欢我啊~"
"你怎么..."话说一半就停了,我疑惑的看着他
"谁,谁喜欢你啦!"他看起来好像很生气,脸都气圆了,但脸上的红晕还是出卖了他啊。
"行了,我们回去吧!"我握住他的手向前走去
"诶!等等等等等等,我东西还没拿"说完,把地上的纸快速的收好,跑过来向我敬礼,"报告迷路来的,额,播音腔,行李收拾完毕。"
"嗯,出发"我笑着看着他,"记住,我叫郑锐彬。"
"好的,播音腔。"他也笑着看着我
"你这喇叭花,是不是欠扁"
"你叫我什么!"
"没什么"
"说!"
"喇叭花!"
"啊啊啊!不许叫!"
"好的,琳琳公主。"
"嗯~这还...不对!你说什么!"
......









应该,,,算是完结了吧(还有后续,但可能很久,我妈不让玩手机啊)
没人看,就烂尾了
但还是有郑锐彬小鬼的个人视角的
(可能这样的话,事情就清楚了,为什么会互相喜欢啊,纸是什么啊,什么之类的)
纯属写着玩
糖.真幼儿园文笔.新
文笔这么差应该不会有人喷吧

评论

热度(7)